马呆萌在火星种土豆

异常领域 第十三章 黑林镇益镇利民实验

狐狸窝:

斯科特伸手指了一下地图,翻译成人类语言的意思大概是“这是我们的位置”,看来他们正处于“第三实验区”的外围,地图上全是数字和密密麻麻的标注,不是他指根本看不出来。


“我们接着去哪?”艾尔说。


斯科特抬头看了一眼乔治娅,说道,“去二十九区。拿生物武器。”


女孩抬头看他,她有一双蓝色的眼睛,大部分人的双眼难免因为光线不同略有变化,但她的像是被特地修正过,纯粹得没有杂质,让人想到添加了太多人工色素的水果糖。


在正常的世界,这双眼睛会被说成像天空或是大海,被赞美纯真无邪,是造物的恩赐——在黑林镇说造物的恩赐,像个恐怖的笑话——但艾尔想到的第一个形容,是空洞。


阴沉,冰冷,空空如也。


仿佛有最致命的寒冬住在这双眼瞳深处,你只能在最冷酷的亡命之徒眼中,看到这样的酷寒。


斯科特伸出手,把收到口袋里的那枚胶囊交到她手中,她镇定地接过来,像一个熟练的技术工一样,拿起之前艾尔放在地图上的子弹盒,然后旋开胶囊,——这会儿能看出这东西用的并非是可融性的薄膜,而是某种材质不明、完全密封的高科技产品。


打开后,露出其中黯淡的灰色粉末,她动作轻柔而精确,艾尔感到周围的空气重了一点,他意识到这是斯科特的影响,那里头显然是什么极为危险的东西。


然后她拿起一枚银色的子弹,一推后底座,它便向后滑开几厘米,露出内部的灰色火药,艾尔惊讶地看着这一幕,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子弹,不过想到在负二层见过的科幻风格手雷,这也没什么稀奇的。


乔治娅谨慎地向里倒了少量胶囊中的粉末,然后合拢弹身,再换另一个。


她精确计算数量,一会儿时间,她已经准备了三枚子弹。


除了斯科特说去第二十九区时,她抬过一次头,她始终垂着双眼,面无表情,无论是对于前途还是交谈都毫无兴趣。她身上有种那种老牌杀手才有的漠不关心的气质,对于这种人来说,世界上所有的事无非就是拿钱干活,或是生存下去。


而那无以计数的痛苦、死亡和背叛都是司空见惯,再正常不过。


她的旁边,斯科特又开始魂游天外。


艾尔多看了他几眼——他知道他该把注意放到乔治娅身上,但就是忍不住转头看他——到了现在,他已不再把那当成无关紧要的神游,他越发清楚地意识到他疯狂的黑暗与质感。


现在,他觉得他似乎正孤身一人,深入黑暗与疯狂的最深处,先行完成一次探险。这一定是场可怕又孤独的探测,他虽身在此地,但很有可能卡在哪个噩梦般的地方,再也回不来了。


没多大会儿,乔治娅便把那一小枚胶囊里的粉末倒空了,最终得到了七枚子弹。


艾尔把枪放到地图上,她默默拿了起来,然后把子弹一一上膛。她动作冷漠而专注,好像杀戮及其准备工作是她存在的唯一目的。


艾尔很喜欢这把枪,但他绝对不会想和她争论所有权,他有种感觉,等会儿会有一场恶战要打。


然后女孩慢慢站起身,好像仍身受重伤,无法让自己站直,但动作简洁干脆,也许更像一只猛兽站起身来,最节俭地使用自己的力量。


艾尔想起在负一层的时候,斯科特曾提起一些地方藏着炸药、化学试剂或是闭路电视之类的通关利器,但他们没有能力过去,选的游戏层级太高了。


他打量那个女孩,这种险地是给她这类生物设计的,而现在,他们显然有了一探险地的资格。


 


斯科特一路走在前面,他步子很快,目不斜视地在迷宫中穿行,转过一条长满内脏的走廊后,眼前豁然开朗,进入一条平整的走道,两边甚至还摆着观叶植物,——除了长出些小果子般的球眼,其它地方还满正常的。


他又穿过三条走廊,五处转角,还下了一小阶楼梯,——艾尔希望他们已经在负2.5层了,那样听上去离通关近一点,这里简直是个无止无境的噩梦。


他跟在后面,说道,“我需要一把枪。”


“你要枪干嘛?”斯科特说,目不斜视地往前走。


“我也不知道在这么‘安全’的地方枪能有什么用处,也许我会把它当棒棒糖来舔!”艾尔说。


“我觉得这样不好,会留下你的DNA。”斯科特说,“而且它某种程度上是个小女孩,虽然她生病了,病得厉害,变得很大很大,而且它根本不是个小女孩,但它心里还是相信自己可以做到的……”


艾尔觉得自己最好还是放弃理解他在说什么。


不过他看上去一时半会儿不准备停下来。


“她一直在吐,还发烧,那些混乱和病菌很坏很坏,爸爸说她生病了……”斯科特接着说,“……但他只想活下来,他集中不了注意力,全是那些可怕的、可怕的欲望……他想做一千种事,一万种事,都是最愚蠢又是最可怕的,他被困住了,变成了扭曲的,白色的,无数的蠕虫……只知道吃、吃、吃、吃……”


虽然他头脑不清,说话乱七八糟,并且好像跳了个视角,艾尔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谁?”


这次他得到的回答很清晰,斯科特说道:“我们要去找的人。”


 


他们很快来到了第二十九区,艾尔想像过那里是怎么样一个阴森诡异的样子,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。


斯科特领着他们穿过一条室内街道时,艾尔一时间不确定身在何方,这感觉像又回到了商场,并且往回穿越了十几年。


街道很明亮,两边立着小吃、零食或日常用品的商店,没有任何破败老旧的痕迹,其中一些店面甚至开着门,艾尔看到里头一闪而过店员的身影,他尽量不去想像他们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
有一会儿,他尝试着寻找角落赘生的血管,以确定自己的确还在一只怪物的体内,但有好几次细细一看,只是积累的垃圾,或是一小块污渍,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。


他发现自己很希望看到点什么,以确定还在一个噩梦之中,而不是行走于一条萧条的街道,它正等待着上班时间,然后会热闹起来,会变得人来人往,变得繁华而安全。


但一路上,他没有看到任何诡异的地方,这种正常真叫人筋疲力尽。


就这样,他们一路走到尽头,斯科特弯了个弯,把他们带到街边一扇差不多十尺高的对开式大门前。


这地方不像地图表现得那么晦涩,像就是为了折磨“玩家”一样,上面的标志很友好,大门前立着个金属标牌:黑林镇益镇利民实验第五批志愿者报名处。


艾尔想,至少从名字上看,还真是拼命在亲民。


斯科特径自走到门口,停下脚步,艾尔朝前走了一步,对方一把拉住。


艾尔怔了一下,斯科特很少做主动的接触,他转过头,那人年轻的面孔在这场面下显得怪异和不谐调,他也看着艾尔,然后伸出手指,竖在唇边,说道:“嘘。”


那双灰色的眼睛一片冰冷的混沌,仿佛有魔力一般,艾尔怔了一下,连呼吸都摒住了。


周围一片寂静,斯科特又转头看“黑林镇益镇利民实验第五批志愿者报名处”的大门,门关着,但没有锁,是那种任何人都可以推开走进去的公共场所。


他就这么站在门前一步远的地方,静静看着,艾尔起了一身鸡疲疙瘩,空气里有股未知的能量,无法衡量,但他的确感觉到了。


然后斯科特轻轻抬起手,推开门。


 


他悄无声息地走进去,乔治娅跟在后面,紧紧抓住她的枪。


艾尔走在最后,觉得像有人按了消音键,脚步踩在地上一点声音也没有,他们陷入了某种奇异力量的范围,他只能感到它微薄的边角,能意识到它磅礴巨大……却又难以言说。


他以前从来没感觉到这种东西,也许因为这次它强大到了恐怖的程度。


他有点复杂地看着前方的斯科特,他看不到那人的表情,只能看到他卷曲的发梢,留得有点太长的头发,外套下仍穿着医院的病号服,一个来自过去扭曲世界的幽灵。


他曾努力想离那些事越远越好,也希望克莱尔这样,为此他们还吵过几次架。


最终她没能离开,她着迷于黑暗中的东西,追寻谜底,然后被永远卷了进去,沉入黑暗之中。


现在,他也终于卷入了其中,他看着那人的后脑勺,寻思着他是一个这恐怖世界中令人畏惧的存在,还是又一个迷失于其中的牺牲品。


 


他默跟着斯科特走进门内,然后张大双眼,他们走进的是间光线明亮的大厅。


有点像诊所那种接待就诊病人的地方,只是更气派一些,以深深浅浅的白色为主,暖黄色的光线照在身上,显得专业又故做轻快。


灯光亮如白昼,门口有座粉色大理石的接待前台,一位黑发的漂亮女士坐在那儿,穿着有“黑林镇益镇利民实验”标牌的工作服,心不在焉地修指甲。


他们的右侧是片等候区,分布着蓝色的沙发和玻璃茶几,上面摆放着杂志和宣传小册子,坐着不少人,大部分很放松,在阅读或是和旁边的人说话。


他一眼能看到其中一人手里拿着的粉蓝色册子上,写着“益镇幸福实验第一期志愿者开始招募”,封面照是草坪上微笑的一家三口。


在沙发后方,甚至有片儿童区,座落着球池、沙盘和滑梯,竟还真有几个孩子在玩闹,沙发上一位年轻的女人看着这一幕,表情专注,带着无意识地微笑。


一些聊天的碎语划过他的耳边,都是些“于是我跟她说,我们没戏”、“我昨天睡得糟透了,希望不要影响状态”、“天哪,他真这么干了?”之类再普通不过的东西,正常到给人一种虚假的安全感。


他站在轻微聊天的嘈杂声中,经过刚才一系烈疯狂的旅程,眼前的场面正常得让人感到眩晕。


他跟着斯科特无声无息地走进这片令人怀念的嘈杂之中,招待的女继续研究她的指甲,头也没抬一下,旁边一位工作人员在和一位……呃,志愿者说话,他听到他说:“这是一个典型的药物反应实验,您想必也熟悉这种实验的过程了,这是黑林镇民想积累财富所无法拒绝的一个程序,所有人都是这样升级的,你我们平时看到的有钱人、专家或是管理者都有过这样的经历,无论是以备份或是更原始的形态,这都是必须经历的……”


沙发上的女人说道:“杰利,不要吃沙子!”


斯科特带着他们穿过大厅,周围人各自说着自己的话,过着自己的生活,艾尔意识到,没一个人朝他们多看一眼。


这种感觉极为怪异,现实世界紧贴着他皮肤呼吸,却无法触碰到他,好像身处人世之外,不再需要进行思考和应对,一切只是从他的身周掠过。


虽然知道用不着,但艾尔还是放轻脚步,像一个夜贼从陌生的卧室中穿过,世界近得令人战栗,却又对他们一无所觉。


斯科特的能力让他们走在一片无人知晓的寂静领域。


有一会儿,艾尔和一位金发的工作人员擦肩而过,她正低头看手里的文件,一边喃喃自语,丝毫没有在商场里看到赘生物的呆滞。


她长发根根分明,绿瞳随着文字移动,他甚至能看到她眼中的忧虑,仿佛文件上有什么让她担心。


样子真实得让他怀疑他们是否还在那只拟态怪物的体内,而是终于离开那儿,来到了一片由水泥、钢筋之类组成的正常建筑世界。


照游戏的风格,她手中的资料多半包含了什么信息,他凑过去看了一眼,上头密密麻麻的全是数据,充斥着专业词汇,他努力分辨了一下,只隐隐看书上面说的是一位叫克莱托的二十三岁志愿者,产生了抗药性,抑制剂已经加到初始数量的的二十倍,但仍在逐步失效。


她一边看文件,一边转进旁边的一扇标着“工作区”的合金门,掏出自己的身份卡刷了一下,大门亮起绿灯,她伸手推开。


斯科特加快脚步,跟上她,伸手按住即将关闭的门,然后转头朝另两人做了个“进去”的动作,艾尔加快脚步走进这条仅供内部人员使用的走廊,周围的人对门违背物理规律的行为视而不见。


 


相对于外界刻意的亲民风格,建筑的内里更加冰冷和专业化,墙壁和天花板都是白色的,地板一尘不染,门上镶着标牌,大都紧闭着,她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里回荡,清脆而空洞。


她在一扇听上去和血液检测工作有关的门前停下,又刷了一次卡,走了进去,便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了。


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迎面走来,脚步匆忙,一样对他们视而不见。


前方,斯科特的肩膀紧绷着,显得越发削瘦和脆弱,艾尔心想,这法子倒是完美地避开了一切攻击,只是那个疯子看上去有点……


“不是为了避开攻击。”斯科特说,“如果我们打开门,接待员朝我们微笑,询问我们需要什么帮助,我们便会被视为志愿者,进行利民实验第五期。”


艾尔已经懒得叫他从自己脑袋里滚出去了,他难以置信地居然习惯了。


斯科特一边朝前走,一边继续说道:“这一组测试程序就会启动,系统会开始致力于把我们变成实验品,他们会开始朝我们微笑,开始以礼相待,然后会告诉我们非得参加这个实验不可,在和我们说话,给我们果汁、茶、饼干和糖果的时候,便已经做了十足的准备,他们认为自己的行为理所当然,他们会……总之,我们不能进这个系统,它太不友好了。”


他语气里有什么让艾尔身上发冷,那种紧贴着他的巨大力量一阵波动,从他身上冲刷过去,他有一会儿不知身在何处,他似乎坐在一间窗明几净的会客室里,跟前摆放着色彩艳的点心和饮料,有个人站在后面,手按在他肩上,声音温柔而有耐心。


他说道:“您可以去查询黑林镇任何的相关规定,布兰先生,所有的规定都会告诉您,当您进入申请大厅,向招待员出声询问开始,您便自动进入了志愿者程序,从来没有反悔的说法。”


他心跳得厉害,血都变得冰冷,那一瞬间嗅到了极度凶险和恐怖的味道,那来自于斯科特意识对这一事件的判定,即使有是乔治娅这种高级武力基因者当同伴,也不代表他们能平安通过这一关卡,因为……


他哆嗦了一下,清醒过来,发现自己正跟在斯科特身后,穿过长长的走廊,没人意识到他们在这儿。


他松了口气,之前觉得情况更糟了,但现在他无比庆幸自己处于还算次一级的灾难中。


他停下来,斯科特停下脚步,转头看他。


“怎么?”他说。


“因为这里的关卡不是让人通过的,艾尔。”斯科特说。


艾尔怔了一下,斯科特接着说道:“这些……是测试死亡过程的。”


艾尔一阵恶寒,斯科特转头继续向前走:“有她在,至少我们可以试一下。搞到卡泊尔三型抑制剂是唯一活着离开负二层的机会。虽然机会也不大……”


他没说完,艾尔想,下面一句应该是“但至少有试一下的价值”,像很多那种曾经历过走投无路,可也得拼死试上一回的人的语气。


而且看上去已经对这种局面司空见惯了。


他打量前面的人,想像这样一个人曾经经历过的事,那想必非常的恐怖、刺激和扭曲。


“带你还真够实用的。”他说。


“这种关卡不是给我这种人准备的。”斯科特说。


“高级智力型。”乔治娅在后面说。


她声音平静,只是在陈述事实,艾尔不确定是否听出了一丝敬畏。


所以……他想,他避开了游戏事件的触发程序。


他想象走进一个游戏中的场景,周围人对玩家视而不见,对方直奔宝藏而去的场景,觉得这人的存在无疑是个巨大的BUG。


他心里知道,艾尔的情况远不是“高级智力型”所能概括的,他不属于这个地方,而属于这个镇子更古老和高层的过去,这种怪异的情况也将是他们唯一活着离开的机会。



评论

热度(108)

  1. 马呆萌在火星种土豆狐狸窝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