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呆萌在火星种土豆

HistoricalPics:

“霓虹夜色”—— 华裔艺术家/摄影师Liam Wong将东京和伦敦的夜色拍摄得宛如《银翼杀手》般的赛博朋克风格。

HistoricalPics:

“仿佛童话世界的一角”—— 瑞士,卢达本纳(Lauterbrunnen),位于少女峰地区的西面,从山崖上落下来70多个瀑布和小河,所以该地的德语直译是很响的泉水,这个小镇是名副其实的瀑布镇。

缄默症:

把杀戮秀去年文完结前就挖好了的一个草稿漫画坑给填完了,见p1和p2……


整理了一下一些图><发个合集。 

超长图预警!!!

[COC TRPG资料翻译]黑暗时代的哈斯塔崇拜

无名的巫妖:

文章出自《卡尔克萨的涟漪》71页起,作者:Oscar Rios


Worship of Hastur during the Dark Ages
黑暗時代的哈斯塔崇拜


黑暗时代交流和交通都不方便,所以哈斯塔的教团性质变化多样且相对独立。那个时代有精神问题的人被社会唾弃,只能过着隐士般的生活。那个时代贵族们争权夺势,勾心斗角,宫廷简直和战场一样凶险。那个时代的生活充满混乱、恐惧和绝望。所以那是一个无以名状者的信仰广泛传播的时代。

地区
那时2种哈斯塔教团最为流行。一种是数以千计侍奉哈斯塔的小型教派,广泛分布于阿拉伯和欧洲各处。一小撮人组成小团体聚集在一起,其中大部分是被社会所不容的疯子。所以当哈斯塔的信徒偶然发现这种小团体后,把他们转化成哈斯塔的崇拜者不要太容易。毕竟一个信徒奉献能力有限,但一群疯子会为无以名状者做任何事。这类小教团躲藏在任何可能的地方,从罗马废墟,日耳曼各地洞穴,到巴黎地下墓穴,或者荒野中。这类教团通常被称作“集会”(Coven)。

那时的另一类哈斯塔教团组织相对严密,也更加危险。他们会腐蚀当时的各类组织,秘密传播自己的信念与意图,令周围人全然不觉。这种教团成员大都来自上流社会,构架严谨。其中3支实力最为强大的教团分别位于威尼斯、科多尔瓦(西班牙城市)和法国的奥弗涅公国。这类教派被称为“教廷”(Court)。


目标、手段与集会的组织构架
这些教派对于哈斯塔的崇拜通常还混合了半基督教与异教信仰。巫术、异教仪式、献祭以及克苏鲁神话教义糅杂在一起,教派这种大杂烩式的性质其实是成员内心的一种表现。这类团体因为混乱无序很难扎根长存,影响力和成就也有限。



集会通常会在仪式上召唤拜亚基(魔鬼)以及与哈斯塔(撒旦)沟通。这类团体通常会竖立V字型召唤石阵,用鲜血沐浴每块石头。其中一些有能力的教派甚至可以召唤成功,但大部分仍不可避免处于成功边缘。这些集会成员通常身穿黑袍,头戴白色或苍黄色面具,四处举行仪式、绑架人祭以及谋杀碍事者。许多成员身上还会佩戴传统撒旦或异教符号与黄印的混合体。因此,不同教团的徽记式样也各不相同。

这种伪撒旦崇拜式的哈斯塔教派很容易建立或取代,但是难以控制。当遭到清缴,教派的建立者——通常被叫做大巫师或大术士——基本不会被抓住。他们会任由大量教派成员被逮捕或杀掉,而自己趁机逃脱。但这只是暂时的消停下来,教派很快就会在临近地区重建,再度开始招募邪教徒,或甚至在同一地点重建,只不过是数年后而已。只有解决其的领袖,才能真正铲除一个集会。


目标、手段与教廷的组织构架
教廷通常都是由已经存在的组织发展而来的,例如行会、家族或宗教组织。与成员基本来自社会底层的集会不同,教廷的教徒们大都是社会精英。他们身居高位,拥有可观的财富和巨大的社会影响力。此外,一个教廷的厉害与否在于他们暗中从事各种活动的保密等级。



教廷的建立一般是从一位哈斯塔的信徒想方设法进入某个组织开始。一旦进入,这些邪教徒就开始在内部搬弄是非,挑拨离间,让内部派系、成员互相争斗。通过使用他们的影响力,最初进入组织的人会渐渐在其中安插更多信徒。这些教廷成员通常非常机智,拥有迷人的魅力和出色的政治造诣。他们的武器不是刀剑,而是语言——在正确的时机,对耳边恰到好处的低语。

这类教廷的目标就是播撒混乱,收获仇恨、谋杀与纷争。使用政治手段,流言蜚语,欺骗、色诱以及精妙的背叛,来动摇一个组织的根基。当一个家族、贸易行会或教会的成员被转化开始互相对抗后,哈斯塔的信徒再从中作乱就更加容易了。通常教廷成员会以顾问、助手或者组织重要成员配偶的身份出现。例如他们会试图成为女贵族的贴身侍女、领主情妇、忠实的顾问、红衣主教的秘书,或女修道院新来的迷人抄写员——总之,任何与掌权者关系紧密的人。

教廷成员经常一起唆使存在竞争关系的派系互相争斗。例如,温妮弗雷德女士的贴身女侍悄悄告诉她她的丈夫有外遇。同时,埃德瓦尔德领主的情妇造谣说他的夫人暗中行巫。然后一位新来的宫廷歌手开始勾引温妮弗雷德女士,同时悄悄暗示她不忠的丈夫应该被“料理一下”。实际上,领主的情妇、贴身女侍和宫廷歌手全来自同一个哈斯塔教廷。通过这种手段,可以挑起谋杀、处决、和指控。纷争渐起,而这些邪教徒们自身却不需要流一滴血。

有许多家族及男女修道院完全被哈斯塔的信徒所控制,把他们完全铲除几乎是不可能的,因为这些信徒大都是阴谋大师。一般他们的存在难以察觉,却播撒混乱与纷争的种子根植于所在组织的深处,使其完全丧失功能。即使调查员们意识到这个组织被邪教徒们控制,他们又该如何分辨究竟谁是信徒,谁又不是呢?更主要的是,到底该相信谁?


一个教派示例

“末代王廷”,奥弗涅公国的哈斯塔教派
公爵威廉二世的宫廷现在可以说完全是一片混乱。威廉公爵在首府城市克莱蒙统治整个阿基坦地区,克莱蒙位于法国的奥弗涅公国境内。奥弗涅各个掌权家族相互间明争暗斗,到处充满堕落与罪恶的气息,甚至教会高层都被怀疑与黑暗的异教活动有染。其中大部分坏事,都与6名影响力巨大的人物有关,他们建立了一个哈斯塔教派,称作末代王廷。



教派的首领已经在公爵的宫廷里暗中经营了数年之久。罗乔尔女士本来是作为贴身侍女进入这个皇室家族的。然后她设法挑拨威廉公爵与其妻子——女公爵露辛达——二人之间的关系。最终这对夫妻反目,为教派带来了双重胜利。首先是露辛达自杀,她从房间窗户跳出(也有人说是被推出)结束了生命。接下来是罗乔尔女士嫁给了伤心不已的威廉公爵。

作为公爵夫人,罗乔尔将数名哈斯塔的信徒安插进宫廷。这些末代王廷的成员通力协作,渐渐动摇了大主教辖区的根基,使整个公国陷入动荡与混乱。最近在奥弗涅边境,忠于普瓦捷的主教文森特的军队发起了军事行动,这对教派来说是个大好的机会。罗乔尔和其他末代王廷的人隐秘地建议公爵威廉二世采取报复,回敬一下文森特主教的势力。如果他们成功促成了这场小型战争,那么每一个因此造成的死亡都被看做是献给无以名状者的祭品。




女公爵罗乔尔,末代王廷领袖




奥弗涅公国的女公爵,公爵威廉二世的妻子罗乔尔女士是一位身材窈窕、美貌惊人的女子。她精通宫廷交际,善于运用自己显著的魅力与完美掩饰的欺骗达成目的。她的最终目标是以哈斯塔的名义,让奥弗涅公国陷入彻底的混乱与战争中。她颈部佩戴一个纯金小盒坠,里面有丈夫的肖像,肖像后面则是一个黄印;还戴着戒指,里面有个小隔断,装有一剂致命毒药;此外身上还藏着匕首。女公爵罗乔尔拥有一份《死灵之书》的副本,它古老、破旧,由希腊文写成(她阅读起来非常困难)。她正在尝试翻译它。


一点凶险的脑洞

假面女巫——山里藏着个由哈斯塔信徒组成的教派。在那里他们诱捕牧羊人与独身旅行者,然后把他们献祭,用来增强召唤哈斯塔的石阵,以便召唤哈斯塔。这些集会成员全是本地隐士,基本上疯了,居住在山野里。教派领袖是一名修女,玛格丽特姐妹,来自附近的圣玛丽修道院。每当她进山与集会成员一起举行仪式时,脸上总会戴着一个苍白的面具。

奥弗涅宫廷——调查员作为使者们来到奥弗涅觐见公爵威廉二世。在那儿,他们与末代王廷的人杠上了,于是教派里的大佬开始一步步对付他们。邪教徒的手段多种多样,比如诋毁他们的名誉,怂恿公爵逮捕他们,安排一场意外或召唤某些非人存在去解决这些爱管闲事的调查员。抽丝剥茧接近所有这些事件的核心将会非常考验调查员的政治技巧。

HistoricalPics:

拜占庭帝国于15世纪中期沦陷,这个自称为罗马的帝国在1000年中,造就了强大恢宏的文化,城市和建筑。法国插画家Antoine Helbert对这段历史非常迷恋,他细节丰富的作品,带你去往十五世纪前的君士坦丁堡。

HistoricalPics:

创意总监/摄影师Dylan Schwartz对自己的家乡洛杉矶有着很深的感情,他利用无人机拍摄下了这个城市非常酷的一些瞬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