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呆萌在火星种土豆

异常领域 第三章 黑林镇的规矩

狐狸窝:

先是一间灯光通明的小吃店一掠而过,艾尔迅速回头看了一眼,这家店据说供应鸡肉、披萨和酒水,看上去和任何一个小镇的店面没有不同。


接着他很快便目不暇接了,理发店,服装店,又是服装店,街上有零零散散的行人,他看到两个女孩在试外套,十五六岁,正是含苞待放,活力十足的年纪,他想这里应该有学校。


前面出现一个五公里限速牌,艾尔放慢车速。


越是往前,人便越多,他们一些行色匆匆,有些边走边逛,还有些情人甜蜜地依偎在一起。


街道灯火通明,道路清理得很干净,雪已经完全停了,星空清晰明亮,刚才在野外看到的尸体,好像只是幻觉。


他一路观察,却没有看到加油站,倒是看到一间大型超市,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那种,在这里你一般可以买到一切你想买的东西。也许还有汽油。


他停下车,对后座的人说道,“在这里等着,我去看看里面有没有东西可买。”


对方蜷在角落,头也不抬地关注他那张车票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
没有比跟个疯子一起困在异世界更烦人的了,艾尔想,他用力摔上车门,也懒得帮他把手铐解开。


他走进灯火通明的超市,里面干干净净,看上去很专业,让他的心情好了一点。收银员穿着制服,正在柜台后看一本漫画书,朝艾尔看了一眼,又回到自己的世界去了。


艾尔推着购物车,往里头塞东西,大部分是食物,还有些他觉得会用上的工具。这里的商品和普通世界没有太大区别,不过有一两样他没见过的牌子,但也可能只是他没见过而已。


他没找到汽油,不过注意到商品的标签上,除了品牌和价格外,还有一栏上写着“信用点”,一些商品标的是现金,而另一些只标了这个叫信用点的玩意儿。


他拿着包饼干看了一会儿,心里想,这算是某种当地的保护措施吗?所有的生存资源全标了一个他看不懂是什么的货币,看上去肯定不是指信用卡。


除此以外,这里看上去和任何一个大超市没有区别,他去了趟卫生间,里头一尘不染,和普通的超市卫生间也没什么区别。


离开时,他看到窗户半开着,他走过去,探头看外面。


外面一片幽暗,和灯火通明的超市不同,后面的建筑显得血腥而野蛮,一股腐败的味道隐隐渗进来,节能灯光线幽暗,仿佛是个鬼域。


一个男人正在用水管冲水泥地上的血迹,一辆冰柜车门敞着,几个人在往里头装货。


是个屠宰场,艾尔想,隔得太远他看不清是什么的尸体,只能看到皮肉白得吓人,已完成了开膛破肚的工作,肋骨冷森森地张着。


一个女孩在旁监管,她大概十一二岁,在这种场景下如此突兀,以至于艾尔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,她穿着件蓝色工作服,白色围裙,身形纤细,但动作利落矫健,监管装车的样子像是做惯了这项工作,熟门熟路。


她突然抬头看他。


好像隔着这么远感到了他的呼吸和热度,她的面孔稚气,但冷得像冰,没有任何情绪。


然后她转过身,再一次去看尸体的装车。


艾尔把窗户关上,他浑身紧绷,他知道那种人,即使是一个小女孩的样子,这是那种掠食者,以杀戮为乐,毫无感情的那么一种人。医学上,有人把他们称为反社会人格,也有些是连环杀人狂,又或是另外的样子……就是和普通人脑回路不一样的怪物。


他们在人群中生活和藏匿,艾尔想,这是一种病症吗?某种基因变异?如果这里的牧者可以控制基因,它们能就是……创造出这种怪物吗?


他悄悄退开,像在丛林深处看到大型食肉动物,生怕会惊动它,然后尽可能小声地退后。


他抓起购物车,朝门口走去,超市里没几个人,不过大家看上去还挺正常的。


他把东西放到柜台上,收银员半死不活地扫描标签,艾尔看到他把标着现金的东西,和标信用点的分开,先扫描现金。


艾尔装模作样地翻开皮夹,做出寻找的样子。


“四十五块钱。”店员说道,“七个信用点。”


艾尔把钱给他,对方看也不看地收了,显然,这里用的货币和正常世界用的一样,艾尔想。他一边翻皮夹,一边说道,“我明明带了的……显然我忘了。”


他抬头看店员,对方警惕地看着他,好像他正在做一件疯狂而且危险的事情。他干巴巴朝那人露出一个笑容,说道,“能用现金付帐吗?”


“你是警察吗?”那家伙说,表情很紧张,好像艾尔下一秒会扑过来把他撕碎。“我们这里绝对不会用现金代替身份卡,这是绝对不可想像的,我们是守规矩的超市!”


艾尔看着他,对方也瞪着自己,神态紧张得好像下一秒就会从柜台下翻出把枪出来。


他朝他露出一个微笑,“看到你们这么守规矩真好。”


“是的,我们是守规矩的超市!”对方说。


艾尔抓起用现金买的东西,转身离开,还朝他竖了下拇指,这让那人的神态放松了一点,他可不想在这种地方惹麻烦。


某种卡片,他想,显然只有这里的居民有……他停下来,一辆警车停在街道对面,两个警察模样的家伙——制服和正常世界的警察没什么区别——正走到他停着的车子跟前,探头往里看。


斯科特可还里面,用手铐铐着呢!


艾尔冲过去,朝两个人叫道,“嗨,警官,有什么事吗?”


一个年长些的警察正在往里看,不过玻璃贴了膜,看不清楚,听到艾尔的声音,他转过头,打量了他几秒钟,然后说道,“我没在镇子见过你的车。”


艾尔走过去,朝他们露出尽量人畜无害的笑容,说道,“是吗。”


那两人看着他,艾尔知道这样的眼神,你去一个特别排外的小镇,或是有什么阴谋在发生的地方时,那里的人会这样看你。


“你不是本地人。”那警察说,“你需要登记,你的身份,还有车。”


“登记?”艾尔说。


“警察局。”那人说,朝街道的前方指了指,“你得登记成为本地居民。”


“可我不是本地居民,”艾尔说,“我只是路过这里,很快就离开了。”


“只要进入本镇地界,就是镇子的居民。”对方说,好像艾尔的话不通情理,而他摆出一副要捍卫规矩的神情,“只要到了这里,就是镇子里的人,车子是镇子的车,需要办身份和车辆登记,并且得到允许才能离开。”


这是什么霸王条款啊,艾尔想,路过一趟连人身所有权都没有了。但他看看两个警察,他们已经把手放在枪上了,他决定还是配合一点,到别人的地方,最好先跟着人家的规矩走,不管有多霸王。不然多半会死得很难看。


他举起手,帮了个投降的姿势。“好的,”他说,“我会去登记。”


两个警察没有离开,盯着他看。艾尔说,“现在?”


“现在,”一个警察说,“跟着我们的车。”


另一个人看上去温和点,接着说了一句,“不怎么费事,只要登记一下指纹和姓名,有了身份卡,你也能买些食物什么的。”


艾尔说道,“你们知道哪里能弄到汽油吗?”


“加油站就有,跟我们去警察局,对面就有一个。”那人说,“加油也需要信用点。”


猜也是,艾尔想。两人回到警车,姿态和任何一个小镇警察没有差别,一边挥手朝他做跟过来的手势。


艾尔坐进车子,看了眼后座,有点心安——也许还有点心烦——地发现他的运送对象仍在那里,斯科特蜷在角落,拿着铅笔比划,完全呆在自己的世界里,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样的烂地方,估计也根本没发现警察。


艾尔翻出手铐钥匙,丢到后座。它砸在斯科特腿上,然后落到地毯上,后者茫然地看着它,好像看着陨石从天而降。


艾尔叹了口气,弯下腰把钥匙捡起来,冷着脸帮他把手铐打开。斯科特的手被铐子弄出一道红色的印子,微微渗出血来,这让他有点罪恶感。但也就是一点点。


接着他继续沉浸在他的小纸片子,也许根本没发现他的动作,或者他回来了,正在开车这件事。


太好了,艾尔想,这就是我异世界的冒险同伴。


他转过弯,跟上那辆警车。


“我要去警察局做身份登记,”他说,“不管怎么说,那可能帮我们弄到些有用的东西,你大概是用不着了,他们没发现你,你能不当他们的公民,还是别当的好。”


后面没有声音,他也习惯得不到任何有意义的回应了。


 


警察局不远,他跟着警车开过街道,转了个弯就看到,上面写着“黑林镇北五区警署”,他觉得这里可能比一般小镇要大上不少。


办身份卡的确很容易,如果这事儿再麻烦,那也太不人道了。


他登记了指纹,然后报出名字——用约瑟·布兰的名字,他有全套的身份证件,还有一盒名片——接着便得到了一张印着他大头照的身份卡,看上去挺高端,负责办这个的警察是个年轻女人,告诉他卡片里现在的信用点是零,他只能到服务中心去办挣信用点,服务中心往东走,第二个路口左转,走个两百米就看到了。


她看上去对他颇感兴趣,艾尔和她聊了起来,照她的说法,镇子也不算特别封闭,不时会有人过来,她这个月大概给三个外来者办了身份卡,他们有的是路过,还有些是迷路了,她不知道他们后来离开了没有。


只有给牧者工作可以赚到信用点,在内部工作的医生和研究者,报酬是最丰厚的,如果他是医生,建议他去试试运气。这里不时有些别的地方的学者过来,因为他们有世界上最优秀的基因研究室。其他公职部门也能直接赚到信用点,其他市民就得到服务大厅,直接选择为牧者们服务的项目了。


她不知道外面的城市是什么样子的,这是本镇的政策要求,牧者不希望他们知道外面世界的情况。那就不知道呗。


艾尔回到车子,后座的人仍没有声息,他一边把车拐向加油站,一边忖思,斯科特也算个生物科学家,把他拿去赚信用点有没有可能。不过看他那副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样子,又觉得不太现实,科学是件精密细致的事儿,而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,万一捅出什么漏子来,他可不想去想像会有什么后果。


加油站空空荡荡,几乎没什么人,充份表明了小镇资源控制的严格,一个员工身穿蓝灰色工作服,百无聊赖地看报纸,艾尔看了一眼,报纸的名字叫《黑林娱乐报》,头条好像是关于什么精彩的战斗之类的信息,艾尔瞟到些场景选择导致的玩家困境什么的句子,觉得这像个游戏设定,但是很大个儿的登在报纸头版上。


“请问,”艾尔说,“一升汽油多少信用点?”


对方看了他一眼,好像满奇怪会有人这么问。“九个信用点。”他说。


艾尔瞪着他,心想这果然是个变态的小镇,油价贵得也太离谱了,果然油价贵是不分现实世界和异世界的吗。之前他在超市里看到很多奢侈品的价格,也就几个信用点而已。


对方头也不抬地继续看报纸,对他的震惊视而不见,一副“反正也不关我事”的表情。


艾尔忧心忡忡地回到车子,朝东边拐去,他得去那个服务站,看看有什么办法赚到信用点。


他发动引擎,那个疯子轻轻碰了碰他的肩膀。


他转过头,对方把一张皱巴巴的纸递到他跟前。“地图。”他说。


艾尔茫然地接过来,是那张旧车票,看时间是三十年前的了,是一班穿过伊迪丝镇的公车票。斯科特在它的背面画了张图。


那图极其复杂,难以想像是个疯子用铅笔头,蜷在车后座里画出来的。它看上去有点像电路图,按照某种奇异的规律成形,他有种感觉,它是按照严格比例尺画出来的,他可以根据它精确地找到相应的城市。


“这是通路。”后座的人说。


“什么?”斯科特说。


“离开这里的通路。”斯科特说,“我们必须穿过这条路,才能离开这里。回到本来的世界。我们计算出的……通路,这就好像迷宫通道……”


艾尔瞪着那张破旧的车票,为这复杂的路线感到眩晕,他脑子里在迅速计算,这大概有多少公里,要经过多少市镇,——斯科特用铅笔划了圆点。


“我一直不想知道,你们到底在搞些什么东西,我知道那不会是什么好东西。”他说,冷冷看后面的人,“现在,我是不想知道也不行了,是不是?”


对方侧头看他,然后朝他凑近一点,他看着艾尔的眼睛,那双灰色的眼瞳越像越过他,朝向另一个不知在何处的虚像。他一副推心置腹的样子,说道,“你看,我是个疯子,艾尔。”


“看出来了。”艾尔说。


“我在伊迪丝精神病院,不是因为他们想把我藏起来,哦,那也是一个原因,他们那么做,是因为我真的疯了。”斯科特说。


艾尔没有说话,盯着他。


“我疯了,是因为他们对我的大脑做了些事情。”斯科特说,“因为我脑子里有些东西……是不合适的,所以他们就……”他停了好一会儿,好像在回忆一件格外悲伤的往事。


“他们给我做了个手术,然后我就疯了。”他说。


这他妈的是什么情况,艾尔想,拧起眉头,这家伙是被人为搞疯的?手术?


他瞪着后座的人,他一点也不想呆在一个异世界,听一个畸形的疯子讲这种疯狂史。一直以来,他都尽可能离这种事远远的,这属于一个野蛮又不可理喻的世界,没有文明社会该有的礼仪和规则,所有人都疯疯癫癫,违背规律,突破造物给予的限制,想要得到些什么,某些极端、疯狂和不符合规则的东西。


“我无法提取大部分的记忆。”斯科特继续说,“我困在……我的疯狂里。我恐怕帮不上你太多的忙,我会尽可能地告诉你我知道的事,但恐怕我不会是个好帮手。我只知道这是路径里面,我以前来过这里……”


他看着窗外,神色迷茫,光线照在他脸上,他看上去年轻稚嫩,像个大学生一般。


这让艾尔觉得不舒服,从最初就是,他一直没怎么和斯科特有过近距离目光的接触,因为这个人让他感到紧张。他身上带着属于过去的气息,却有张比自己更年轻的脸,那种强大神秘、破坏了规则的力量,以这样一种方式呈现在这个人脸上……


他一直不喜欢这种事情,他喜欢一切尽在框架之内。他会在组织里工作,是因为他父亲在这里工作,实际上,他真是最不适合这份工作的人之一了。


他不再去看斯科特,而是把车票折了折,在口袋里放好,然后把车子转了个向,朝被称做服务大厅的地方开过去。


“所以,”他说,“你想不起来你上次来时发生什么了?”


“很不好的事。”斯科特说,“我只记得,是很不好的事。”

评论

热度(10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