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呆萌在火星种土豆

异常领域 第十一章 乔治娅三型

狐狸窝:

他们又走了一会儿,艾尔才开始意识到这片实验室有多大,显然艾伯特租用的远不只是办公室,而是一大片工作区。


他们本来上楼的地方已是商城的一角,可是斯科特朝着墙壁的方向斜着走了这么久,理论上……他们应该已经不再商城里了。


他不知道商场外面还会有什么,接着他意识到,他们现在是在地下,在四面墙壁以外,还有着无穷无尽的空间。


斯科特随着那除他以外没人能听到的声音,径自往前。


艾尔谨慎地跟在后面,周围一片死寂,远处似乎传来窃窃私语声,周围像有无数双眼睛看着他们……很可能真的有。


他们没走多远,那些东西就开始出现。


第一个出现在一处洗手池,在水管和池子的交汇处,一瞬间艾尔还以为自己看错了,那上面……似乎是一张脸。


他凑过去看,虽然扭曲畸形,皱巴巴的一小团,但那绝对是人脸,是个畸态胎儿的脸。


它的额头凸出,占据了大部分空间,眼睛紧紧闭着,但当艾尔靠近时,那眼睛动了一下,他连忙退开,和它保持距离。


斯科特径正向前,艾尔连忙跟上,他又回头看了那东西一眼,心里想,不知道不是那里水源充分,所以才会长出脸来。感觉上很有可能,好极了,他的思维模式也开始变态起来了。


他第二次看到同样一张脸,是在试验台的一个角落上,那是张缩成一团的脸,并不像前一个那么畸形,但双眼紧闭,像是死了。它的旁边,紧紧挨着另一张同样的脸。


而当他们继续向前走,艾尔看到更多这样的脸,它应该更早时就出现了,要是他没有留意,那看上去像设备们发生的畸变,它们自己决定应该在水管、文件或显微镜上长出张脸来,仿佛它们结出的果实,隐藏在在一大片设备中,难以发现。


在路过一处隔离实验室时,他发现里面一处仪器上,那东西像蘑菇似的长了一大片,挤挤挨挨,年龄不一,有些仍是胎儿,而有些却已是孩子了。


它们有的眼睛紧闭,有的已经张开,其中一些畸形怪异,但有的居然看着挺健康。


他想问一句这是什么,但想了一下,又决定还是不问了,他一点也不想知道。


而随着他们继续向前,那些面孔的年龄开始增加,有一瞬间,看到一张墙上长出的稚气面孔时,艾尔突然意识到,这是一张女孩子的脸。


确切地说,反反复复出现的,都是同一个女孩的脸。


在穿过一间休息室时,那些东西长满了周围的空间,从地板长到天顶,洗手池附近长了一大堆,眼睛大都紧紧闭着,没有毛发。当艾尔他们路过时,一个女孩的眼睛突然张开,于此同时,其他一些眼睛也纷纷张开,朝向他们。


斯科特慢吞吞往前走,还在左右张望,艾尔推了他一把,只想快点离开这里。


那些眼睛紧紧盯他们,随着动作移动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艾尔觉得那虽然是人的脸,可里面有些别的东西,让那张脸看上去是纯粹的肉食动物,看上去恶意而且饥肠辘辘。


他们继续向前,走进那一片面孔的森林中,他听到婴儿的呓语,小孩子呻吟的声音,听到哭泣、咒骂和惨叫,还有不知哪来的咯咯笑的地声音,听起来叫人毛骨悚然。


在这一片混乱中,他听到了那个声音,像是小孩子的声音,在叫“爸爸”。不,无以计数的小孩子的声音,像是幼儿,可是声音却又有某种怪异之处,不太像是人类的声音。


他不确定是因为周围环境产生的错觉呢,还是真的如此。


那些脸在说话。


越往前,它们的完成度越高,它们不停叫着,“爸爸……爸爸……爸爸爸爸爸爸爸爸……”


那些眼瞳如同向日葵朝向阳光,都盯着他们看,里面是片来自未知之处的混沌,透出冷冰冰的饥饿。


艾尔认出那张脸,那张办公桌照片上孩子的脸。


 


“你听到了吗?”斯科特说。


“如果你说的是那些的话……”艾尔说,他指指那些诡异的不停叫“爸爸”的生物,它们像群大雨之后,屋角丛生的蘑菇,品种一致,但大小不一,感觉上好像还在悄悄不断长出新的来。


“她刚才在这里。”斯科特说,“她在想……莎拉,她在莎拉里面,莎拉的血管、肾脏和骨头……”


艾尔很想说他不想听他乱七八糟大脑里的那些东西,但他心里知道,这不是他自己选得了的。他问道,“‘她’是谁?”


“我们通关的希望。”斯科特说。


他不再说话,加快脚步,建筑的拟态似乎在渐渐退去,走道仍是走道,但却让他想到一条灰白色的肠子,建筑的直角悄悄消失了,斯科特脚步不停地穿过它,进入试验区域的更深处。


艾尔意识到,他们正在接近事件最初发生的区域。


他的手指始终悬停在离墙壁几厘米的地方,以有一种他不能理解的方式倾听。


艾尔看着他的手指,他手长得挺好看,属于文职人员那种纤长又有点神经质的手,这会儿看上去,像是某种神秘优雅的器官,指尖偶尔会轻轻一颤,像是受到惊吓,有时又仿佛充满好奇,离墙壁近得能以毫米计,却又始终没有触碰它。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。


他径自转过一道弯,避开其中一条路,行走在在一套难以理解的方向系统中,他手指绷得很紧,像拉紧的弦,指尖轻颤,有着一套神秘难解的节奏。


艾尔把目光移开,告诉自己要专心。


他死死抓着手里的枪,一边小心避开地面多出来的一只洞……也许是只嘴,因为旁边还歪歪斜斜长了几颗牙齿。


那儿以前似乎是一处洗手台,但是台子没有了,只有留些残缺的装置,水管破碎的边缘长出了瘤子,下水道变成一个深不见底还长牙的坑。


这边缘也长着几个孩子的脑袋——可能真的跟水源有关——随着继续向前,这些脑袋岁数也在渐渐增长,越发像个活人,有几个几乎算是少女了。


她们喃喃叫着“爸爸”,面孔越发灵动,眼神显露出哀伤。


而一路上,那些嘴也越来越多,它们分布着墙壁、地板和天顶上,最初是圆形的,最后看上去几乎有些像人类的嘴了,它们不断咀嚼着什么,发出含糊的声音,艾尔侧耳去听,发现它们好像也在叫“爸爸”。


他们穿过一间房屋时,右侧的墙壁有节奏地鼓动,像在穿过一间心室。


艾尔不知道他们走了有多久,他们再次走进一间办公室,不过比之前那个看上去更加私人一些,四处摆放着些生活用品,一些散放的书籍,还有些看上去挺高端的仪器之类。


斯科特突然停下脚步,盯着前方。


艾尔看过去,花了几秒钟的时候,他才看到那女孩。


他没能第一眼看见她,是因为她几乎已被这间实验室吞入其中。


乍看上去,她像是被一个巨大的书桌压在下面,那桌子斜着靠在墙边,一旁散落着着些乱七八糟的办公室用品,


桌面光洁,只有几张文件,还有个有点孩子气的雕像摆在上面,看上去像某间小学科学奖的奖杯,有些突兀,像有一只手匆匆整理过,但又不确定应该怎么办,于是随手丢在了那里。


她躺在地板上,金发编成两条辫子,已有些散乱了,看上去像是一个抽屉吞掉了她的身体,办公室颤动扭曲,像在咀嚼,慢慢把她吃进去。


斯科特站着不动,好像在听什么他听不到的东西,艾尔谨慎地上前两步,看着眼前的情况,办公桌大部分仍保持着原样,只有抽屉附近长出了一套……消化系统什么的,她的大半身体被笼在其中,某种形态如同脊柱的黑色骨质贯穿了她的身体,她几乎和桌子长在了一起。


在那个黑洞里,遍布着些像是……生物,它们乍看上去像些长相怪异的文件、笔、钉书针之类的东西,一个个长出了皮肤般的纹理,还有一张张小小的脸,长着尖牙,说不准是什么动物,大都被血染成了红色。


它们正发出尖锐的争吵声,撕咬她的身体。


她看上去十一二岁,一头金发,面容精致秀气,和这血腥的地方简直有种冲击力。


她竟仍活着,在这巨大的痛苦下,那双蓝色的眼睛压抑、冰冷而空虚,她穿着蓝色的工作装,左上方绣着个名牌,上面写着:GeorgiaIII-42-91。


艾尔意识到自己见过她,确切地说,应该见过她的另一型号,刚来这个城市时,那个超市后面的屠宰场里,站着的穿工作服的女孩。他现在仍记得她眼神中的寒意,那像那具稚嫩的躯体里,是一片空洞恶寒之地。


这一个已濒临死亡,在这种巨大的痛苦下,她面无表情,正在忍受。忍受这场漫长的撕咬和死亡,眼中既无仇恨,也无不舍,只有冷冰冰的等待和计算。


算计着反击的机率,算计着何时死亡,以及对着于最终黑暗的等待。


一种在血腥中诞生,又在其中死亡的生物。


“乔治娅三型,42类91号。”斯科特说,同样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,“是根据创始小组一个科学家命名的,尖端武力型一直延用乔治娅这个型号,就好像尖端智力型一直延用洛伊特这个型号一样。我上次见到乔治娅三型时,才只发展到第21类。”


“听着,听着,”艾尔说,抓着他的肩膀,“我们得救她出来……”


斯科特垂下眼睛,看着那个乔治娅三型,高级武力基因者有双蓝色的双眼,那是双少女的眼睛,蓝得像从雨后的天空裁下来的,却又是一片空洞。


仔细看来,那桌子和整栋房间长在了一起,它朝墙壁上延伸出一片粗糙的鳞状皮肤,上说凸出一大块,里面有什么在迫切地游动。


桌子一角的柜子大概在刚才打斗时破损了,恢复得不怎么样,里面长出些婴儿的脸——仍是同一张脸——发出轻轻的哭泣和呓语,一些头颅还长在一起,但一些已经长开,还有两个试图交流,发出咯咯的笑声,整个场面显得恐怖又荒诞。


斯科特走到她身边,俯视那张秀美的面孔,表情冷淡,语气镇定,“我们必须合作才能离开。”


那双蓝色的眼睛看了他几秒钟,然后那位乔治娅开口。


她声音低哑而平稳,说道,“可以。”


斯科特抬起手,他手里拿着刚才在休息间里时,艾尔给他的左轮手枪。


他朝着侧前方连开三枪,动作利落娴熟,几乎有些心不在焉,绝对是个老手。


他射击的地方是一面空白的墙壁,墙壁般的皮肤飞溅,然后是肉沫和打碎的血管,里面什么东西跌了出来。


艾尔知道斯科特之前听得是什么了,摔出来的东西浑身赤红,像是某种没有皮的老鼠,当半立起来,有一米多高,长着满是尖牙的大嘴,还有两只血镰般的前肢,随时准备肢解什么。


确切地说,掉出来的有两只,第一次在墙里时便已毙命,第二只同样啪地一声摔下,抽搐了两下,然后停止了挣扎。


墙上留下一个血红的洞,能隐约看到里面的黏膜、血管和脏器,墙里有什么东西在蠕动,然后另一只赤红色的尖脑袋露了出来。


斯科特开完了枪,惊动了一窝怪物,然后跟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,径正走到第一具尸体跟前,墙里的东西朝他扑击过去,艾尔吓了个半死,抬起S&W朝那它就是一枪。


有一瞬间它的爪子几乎碰到了他的衣襟,但在一枪的力量下斜着摔了出去。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变成了一滩血泥。


斯科特在第一具尸体前站定,一手踩住它的身体,一手拽住它的前爪,猛地扯了下来。


更多血红的脑袋从洞里探出来,鼻尖颤动,嗅探空气中猎物的味道,他好像一枪击中了某个洞穴。


艾尔连着开枪,然后换掉一个弹匣,继续开枪,而于此同时,斯科特镇定地看着墙壁,他一手拿着血淋淋的前爪,侧耳倾听。


他缓慢踱步到房间的另一面墙壁跟前,抬起手,像在某个图书馆里,在相应的目录下寻找一本书,神情镇定而专注。


然后他在其中一个位置停下,那上面挂着一张大概是视神经图之类的东西,他把它摘下来,伸手在墙上比划了一下,如同工程师在施工前进行先期测量,然后他先定一个位置,把手里的尖爪刺入,然后猛地向下一拉,生物拟态的墙壁被割开了一个大口子,只有很少的血渗出来。


他在切割。


不能用刀子吗!艾尔想,但还来得及说,他正忙着朝那个血洞开枪,一块墙皮塌了下来,整面墙现在一片鲜红,几个红色的生物爬了出来,朝他扑过来。


这些东西动作极快,无声无息,既无吼声,也没有脚步声,天生就是些猎杀者。


他狼狈地闪过一次扑击,手上不断开枪,但更多地怪物爬出来,顺着墙壁和天花板,,无声迅速,如履平地。


他反手去抽出从负一层找来的霰弹枪,可一阵拉力猛地传来,他摸了个空,枪飞了出去,撞到一处柜子,又摔到地上。


一只怪物从墙上一跃而起,它没有攻击他,而是准确地抓住了那把枪,把它从他身上拽了出来。


这他妈是作弊吧,这东西怎么会有这样的智商,还有战术素养!


他朝那家伙开了一枪,它摔到一旁变成了肉泥,他朝枪走了一步,另一只怪物冲上去,他加着开了三枪,干掉三个冲过来的生物,但他一步也没能靠近那把枪,它们趴在地上、墙壁和天花板上,呲着牙,看着他,等待着。


他没有动,知道它们不会让他拿到它的。


他迅速看了一眼斯科特,那人站在一群怪物中间,如同一个书架一般没有引起任何注意。他切割开的地方露出了另一层墙壁,挂着视神经图,和前面的一模一样,好像它蜕过一层厚实的皮一样。


他再一次把那幅画取下来,这一次,后面露出一个黑色的保险柜来。


在这铺天盖地的生物拟态中,它居然似乎是一个正常的保险柜,它周围从生着血管和肉瘤,好像那些东西尝试着吞噬和改变它,却并未成功,大概因此才会长出一面新的墙壁,把它包裹其中。这些东西可真够执着的。


斯科特抬手按下密码。


于此同时,天花板上的怪物朝着艾尔扑了下来。


艾尔朝它开了一枪,但在这一刻,地板和墙上停着的那些怪物,同时朝他冲了过来。


他连开了五枪,他的手很稳,但这是一次有计划的攻击,他想,他再一次扣动扳击,却只有击针的轻响。没子弹了。


它们知道。


只是瞬间,一只怪物己到眼前,那一秒他清楚看到了它的眼睛。极细的一条藏在血红褶皱的皮肤中,那像一双人的眼睛,拥有清楚的意志,但狡猾而恶毒,因为杀戮而狂喜。


另外一边,斯科特打开保险箱,从里面拿出一把枪,熟练地装上弹匣,朝着艾尔抛了过去。

评论

热度(74)

  1. 马呆萌在火星种土豆狐狸窝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