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呆萌在火星种土豆

异常领域 第五章 通关游戏

狐狸窝:

斯科特照着地图往前走,越看那东西他就越确定,这地方造来就是为了让人迷路。没有地图,根本没有走出去的可能。


他从未发现空置的东西有这样的阴森和悲伤,他穿过一家满是娃娃的商店,这些东西残破不堪,面部变形,一双双玻璃眼睛盯着黑暗,好像隐藏着险恶的秘密。


还有一个也看不清里面有什么,只看到角落堆积着黑暗,似乎还在扭动,他快步穿过了。


在路过一家可能以前是卖电器的店时,他抬头一瞥间,看到天顶爬过一只巨大的蜈蚣,也许不是蜈蚣,因为这东西长不了这么大,它呈现斑驳的金红,两只触须闪动,仿佛在嗅探空气里的活物。


他站着看了一会儿,那东西缓缓朝他探过头去,艾尔快步离开那里,最后看到那东西的触须在空气中闪动,寻找失去的热度。谢天谢地没跟上来。


斯科特已经走到了前面,他跟上去,却发现他站在一个走廊的转角上,盯着前方的黑暗看。


“怎么了?”艾尔说,到了这里,他得不时在地图上做标记,才能避免迷路,可斯科特像把那复杂的东西全装进了脑子里一样,径自穿过,毫无阻碍,于是不时会走到他前面去。


他的话音没落,斯科特摸索着按住他的衣襟,说道,“嘘。”


艾尔动了下嘴唇,没有发出声音,斯科特直直盯着黑暗,他的眼神如此专注,身体紧紧绷着,仿佛在看什么极度让人恐惧的东西,让人感到紧张。


接着,斯科特缓慢抓住他的手腕,把他朝前方黑暗的走廊带过去。


“可是……”艾尔说,这不是正确的路线。


斯科特一把捂住他的嘴。


他盯着艾尔的眼睛,第一次,艾尔在这个人眼中看到了神志,属于人类的那种清晰的意识,虽然是恐惧与紧张,但这是一次真正人与人之间的交流。他在对艾尔说,“安静。”


艾尔点点头,他慢慢把手放下来。


他们静默站在黑暗中,接着,艾尔感觉到了那东西。


最初的时候,是气氛里一种冷飕飕的寒意,那来自于潜意识,直觉告诉他某种极为凶险的东西靠近了这里。快跑,用尽所有的力量逃离。


但他站着没动,斯科特的手死死抓着他的肩膀,现在也顾不了这个了。


接着是气味,那是一种腐败肉体的味道,闻着让人作呕,他听到轻微的沙沙声,好像有个人在慢慢爬过道路,衣服磨擦在地板上。其中混杂着液体黏稠的声响,艾尔个人是一点也不想探出头,看看那是什么东西。


那味道里有什么东西,他想,并不只是腐臭,而是一种让人躯体里最深处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的什么东西。


接着他看到了它,正从前面的走廊穿过。


幽暗的光线下,那看上去是具正在爬行的死尸,他个头不高,略有些发福,穿着件蓝色有点像制服的外衣,看着像加油让的衣服。脖子断了,身体以极为不自然的方式折起,但正用双手和反折的双脚爬过地面,一路留下细碎的血迹。不是鲜血,是人死了很久之后,凝固的血的碎片。


他的眼睛是两个血洞,占据了一半面孔,血曾流出来,在脸上干涸得像泪水的瀑布。


有一刻艾尔以为他的眼睛深陷其中,是什么藏在血肉中圆形的小眼,因为有一刻他看到眼眶深处微微的反光。


接着他更清楚地看到了那是什么,那东西突然停了下来,转头看向艾尔的方向。


艾尔的呼吸已经完全停止了,他不知道这口气能摒多久,但这毫无意义,这东西能听到他在这里,也许是他心跳,跳得快极了,他没法停下来。


斯科特死死抓着他的肩膀,他们都看到了它眼睛的样子,实际上,那和他想的也不多,真不知道怎么能这么准确,这都是在他看过的最恐怖的片子里,也不太发生的事。


那眼眶深处有别的东西。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,仿佛一只蛇翻了个身,接着他看到了那里面是什么。


那是眼睛,很多的眼睛,密密麻麻,盯着他看。


它们大的都比只有覆盆子那么大,他不明白一个人眼睛里怎么会长了细密的这么多这玩意儿,但那些细小的眼睛看到了它,里面有着针眼一般大的眼珠,正在转动。像个活人一般。艾尔差点吐出来。


它慢慢接近,他感到斯科特手掌的压力,以及一个模糊的念头:“寄生变异啊。”


这场面太过恐怖,以至于艾尔都没力气朝他大叫,“从我脑子里滚出去”了。


那东西越来越近,他看到那人胸口有个金属牌,上面写着“克里尔”,他突然意识到这个怪物一样的身体曾是人类,大约在某个超市或是加油站上班。和他们一样完成公民义务,赚取信用点。


现在他完全变成了另一种东西。


它朝着艾尔的方向缓慢抬起手。


但那似乎只是个反射性动作,艾尔看到他嘴随着动作慢慢张开,像是一个普通人张嘴吃东西,但就是让他感到一阵恶寒。


它突然停下来,然后转过头。


艾尔抬起头,天花板上,一只虫子探下脑袋,是之前那只斑斓的大蜈蚣,不知何时跟了上来。


虫子触角颤抖,像在探索什么东西,下一秒,那尸体猛地冲向天花板,动作快得他根本没有看见,它一把揪住蜈蚣,把它拖下来,那东西扭动着,身体扫过艾尔的衣襟,他保持静立不动。


然后那东西开始吃它。


那过程不提也罢,是艾尔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恶心的场面。


大约是什么东西从那个加油站员工的嘴里窜了出来,看上去已经完全和他嘴里的皮肤长在了一起,其实比较像是他呕吐出来的,然后还有他眼眶里的……


总之,相当之超现实。


正在这时,斯科特一把抓住他的胳膊,朝前方冲去。


艾尔有一刻想挣开他,因为他朝着地板上进食的怪物直冲而去,他死也不想靠近那东西半步。


可他还是没有那么做,任他带着往前冲,他们从那两个东西旁边越过,斯科特一脚踩在蜈蚣脚上,可能踩断了两根,他看也没看就直接冲过去了。


蜈蚣试图去卷后面艾尔的脚踝,腹部伸出细密的钩状物,他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,显然是什么牧者加的料,但一点也不怀疑那是有毒的。它几乎抓住了他,艾尔感到轻微的拉拽,但他还是逃了过去。


他们跑过商店间狭窄的通道,这里四处堆放着废弃物,仿佛真的曾经有过能安全做生意、热闹的商场时间。


前面的人猛地停下脚步,艾尔差点撞到他身上,他叫道,“你干嘛!”


对方放开他,径自往回冲了两步,瞪着墙上的什么东西,好像忘了他的存在。


艾尔低下头,发现自己的裤脚被钩破了,他惊出一身冷汗,如果不是这件衣服比较厚,他今天就交待在这里了。


“你发什么神经!”他朝斯科特叫道。


对方专注看着墙壁,照艾尔看来,那里没有任何奇怪的东西。


“这条路不通。”他说,然后伸出手,“地图。”


“怎么了?”艾尔说,把那张广告宣传单递给他。


对方朝墙壁扬扬下巴,艾尔转过头,他真不敢相信自己会错过这个,如果真是在逛商场他肯定不会错过,不过考虑到这种情况,一点也不奇怪。


那是个破破烂烂的关于电梯维修的告示。用一副天下太平的口吻说道,目前电梯的地下功能不开放。


“我们得走安全楼梯。”斯科特说。


他拿着铅笔,在地图上划线,现在艾尔倒是一点也不怀疑他这方面的本事。


斯科特在他旁边脏兮兮的地板上坐下,经过刚才那一出他有些虚脱。他转头看着斯科特,那张面孔在节能灯的光线下微微反光,年轻的不自然,他转过头不看他。


然后他说道,“你知道这是唯一逃脱的机会,是不是?”
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斯科特说,看也没看他,继续画路线。


艾尔没说话,他胳膊上像还留着刚才斯科特抓住他留下的热度和压力,他有双文职工者柔弱的手,但他抓得很紧。


他突然有些感激,他即使是疯了,但在那一刻还记得紧紧抓住他。


 


斯科特停下来,把那枚破旧的铅笔收进口袋里,地图递给艾尔。从头到尾没有跟他对视一眼。


艾尔接过来看了看,觉得有点眩晕,他说道,“这根本就是在商场另一边。”


“游戏设计者就这样。”斯科特说,“狡猾,算计,一毛钱都不是白赚的。”


“真高兴你这么熟悉他们。”艾尔说,“因为你就曾经是那种搞游戏设计的,是不是?”


斯科特转头看他,那双灰色的眼睛年轻的惊人。他说道,“当然我是的。但是我想不起来了。枪还有多少子弹。”


艾尔怔了一下,说道,“不多了。我没想到这趟这么费子弹。”


想像中,现在他应该已经下了高速公路,正在吃一顿热乎乎的早餐,再开两个小时,进入文明的城市,完成交接,然后回公寓好好睡一觉。


“我们得找些补给。”斯科特说。


“补给?”艾尔说。


另一个人没再说话,他径自转过身,朝一条幽暗的偏道走去,那一刻艾尔看到他的面孔,在微光下冰冷阴郁,像口不见底的深井。


他跟在他后面,突然想,他在出事前是个什么样的人?当然,肯定是个混蛋,但他曾做过什么,是怎样的性格,以怎样的语气说话?


那一切已经过去,应当再没人会操这个心,可他现在却在纠结这个问题,并觉得这对他显然已事关重大。


他有种感觉,从来到这里,他的言辞越发清晰,神色越发冰冷,他希望这只是错觉。也许就是应激反应什么的。


他盯着那人看,他穿过幽暗的通路,手指触碰墙壁和玻璃橱窗,有一刻,他猛地收回手,好像被什么电到。


艾尔盯着那地方看,只是一张污迹斑斑的海报,接着他意识到那色彩很像干掉的血。


前方,那人指尖继续划过墙壁,模样随便的像个玩闹的孩子,艾尔感到一阵悚然,他能感觉到这里的一切吗?什么样的脑子能接受这里的一切?


斯科特突然站定,他抬了下手,这是个“安静”的手势。


艾尔停下脚步,那人动作随意,但他觉得所有的神经都绷紧了。周围一片死寂,前方转角的地方,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,过了一会儿,光线变得扭曲起来,几乎伸手不见五指,影子扭动着,他抬起头,看到天花板上的东西。


它爬过青白的节能灯,挡住光线,他看不清它的样子,光线太晚了,只隐隐看到正前方,它有一个虫子般三角形的脑袋,能转动三百六十度,正疯狂地四处嗅探,上面长满羽毛般的触手,却没有眼睛。


艾尔呼吸都停了,它慢慢爬过头顶,之后拖下的长长的身躯,无数只手和脚爬过,灯光抽搐了一阵,然后恢复明亮。


它爬过转角,窸窸窣窣的声音渐渐遥远,斯科特放下手,继续朝前走。指点触碰脏兮兮的墙壁。斯科特想,他完全就是这些怪物的一员。


他盯着他,手里紧紧攥着枪,说道,“这里都发生了什么?”


“有人在这里死了。”斯科特说,指了下旁边一间漆黑的店面,“一些东西在他身体里产卵,它们很小,所以他活了很长时间,可能一个月。他死得很痛苦,中间花了很长时间诅咒将在再生中心醒过来的那个克隆体,他将不知道这世界黑暗,像个可笑的人偶一样活下去,直到他也想要尝试赚取能让他们地位更进一步的信用点。他曾以为那就是自己,但现在他知道痛苦濒死的这个才是,总是痛苦濒死的这个才是……”


“行了。”艾尔说,“不用那么详细。”


斯科特指尖碰到一间店面,他停下来,收回手指。那是家同样乌漆摸黑的店,上面没有标牌,门口一大团黑色的污渍,拖得四处都是,他毫不怀疑那是干掉的血。


“怎么?”艾尔说。


斯科特伸手把门推开。


于此同时,一道黑影从门中一跃而出,他听到那人的一声,“开枪!”


他抬手就是一枪,那和斯科特的话间几乎同时发生,没有哪怕半秒的犹豫。子弹击中了什么,他听到血肉撕裂,骨头破碎的闷响,血溅处四处都是。


他瞪着前方,某种东西的头被打爆了,以至于他看不出它曾是什么。残躯在地板划出长长的血迹带,他能看到它长着三趾尖爪,锐利如刀,身形瘦小,皮肤缩皱而多毛。


斯科特一把推开门,走进商店。


那东西在地上抽搐了一阵才死,艾尔确定它完全不动了,才冲进店里,朝那个人叫道,“开枪?你他妈放了个怪物出来,就只想跟我说这个?!”


“手电筒。”对方说。


艾尔瞪着他,那人盯着地板,好像那里有什么让他特别着迷的东西。


艾尔又瞪了一会儿,然后就放弃了,和疯子是没有道理可讲的。他恨恨地拿出手电筒,说道,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
“不知道。”斯科特说,“它刚才在想开门时要冲出来,冲进你嘴里,然后吃空内脏,它将有一件温暖的外衣……”


“够了!”


斯科特打开电筒,房间沐浴在微弱的光线下,艾尔发现这曾是家鱼具店,但柜台上已经空空如也,好像被洗劫过。房间四处散落着人骨头,一个柜子丢了半扇门,里面传来刺鼻的臭味,想必是那东西的巢穴。


“我们到这里干嘛?”他说。


“这是补给点。”斯科特说。


然后他走过去,开始驾轻就熟地开始翻去翻店里的柜子和抽屉。艾尔说,“补给点?”


那疯子没理他,继续翻找,从一个看着快散架的抽屉里翻出了两枚打火机,还有一盒绷带,他把它们随便塞进口袋里。


艾尔四处张望了下,瞅到旁边灰尘里埋着个瓶子,样式挺眼熟,他走过去拿起来,发现瓶里还剩一大半的伏特加。他擦擦灰把它塞进换兜里。这类东西有时很有用。


“你怎么知道这里是补给点?”他说。


“店口有标记,而且之前那两个人到这里,就是来找补给的。”斯科特说。


艾尔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,然后想起地上的大片血迹。


斯科特翻出一把双筒猎枪,艾尔一个箭步冲上去,把它夺过来,说道,“这可是好东西。”


他打开枪膛,发现里面有两枚子弹,枪已经很旧了,但是保养不错。他知道这种枪,相对于这玩意儿来说手枪简直成了小孩子的玩具,接着他心花怒放地看到斯科特又翻出半盒子弹。


“哪里写了标记?”他说,对枪爱不释手,“真不敢相信这里还有这种东西!”


“转角有张告示,说D2-13位置的店主持枪杀死五人,店面关闭。”斯科特说。


“带你还真比带猎狗好用。”艾尔说,“我们还能再找到别的补给吗?”


“我不这么想。商场当然有别的补给点,但过去不是会好主意。”斯科特说。


“怎么?”


“补给和困难的程度是相同的。”斯科特说,“我们向北走,穿过生活用品区,会找到一家枪械店。继续向前,还能找到一家化学用品店。你这种外勤人员甚至能从进而搞出毒气和炸药。”


他往墙角看了一眼,艾尔顺着他目光看上去,那里隐隐立着个摄像头,但没有打开,在灰尘中毫不起眼。


“还有监控室。”他说。


“一切商场里会有的东西。”斯科特说,“但那里太危险,我们本来就不应该选这个级别,太高了——”


“我去服务大厅的时候你倒是说啊!”艾尔说。


斯科特理也不理他,径自继续道,“——这里全是高级变异种。我们得非常非常小心,精确的衡量和计算,要知道,即使是同一级别玩家,因为拿自己拿不了的补给送命的也多不胜数。”


艾尔看了他一会儿,说道,“你说得就像电脑游戏。”


斯科特看了他一眼,他眼睛浅灰,看上去完全疯了。而他看他的神色好像他才是个无知的小男孩,还不明白世界显然是疯子的天下。


他说道,“这当然就是电脑游戏,艾尔。”

评论

热度(91)

  1. 马呆萌在火星种土豆狐狸窝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