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呆萌在火星种土豆

异常领域 第二章 路径上的小镇

狐狸窝:

虽然这根本不可能发生,但有时候道路就是这么种东西,它会莫明其妙让你着了道儿,简直好像自己有生命似的。


艾尔不情愿地停下车,翻出地图,打开灯,仔细观看,试图弄清自己在哪个荒凉的鬼地方。


斯科特博士因为停车醒了过来,他迷迷糊糊地问,“这是哪里?”


“睡你的觉。”艾尔没好气地说。


他烦恼地翻看地图,发现它一点也帮不了他,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。也没有任何一条路符合现在荒凉的情况,他只能假设自己开进了某条被遗忘的公路,可是这真的有可能吗?这可是条正正经经的路啊。


他打开GPS系统,他当初一点也不想把这玩意儿装在车上,因为他的路感很好。现在可算用得着了。


他打开它,上面闪动出线条,一点图像也没有,就像外头乱七八糟的雪花。


坏掉了,他挫败地想,都怪这潮湿的天气,任何电子设备都不喜欢潮湿的天气和太长时间的闲置。他从大衣口袋里翻出手机,想要打个电话给同事,问他自己现在在哪个位置。


可是无论他怎么按,手机都是一片黑屏,——没电了。


太好了,他可算是在人类文明世界的角落,落到了束手无策的地步。他恨潮湿的天气,他恨出外勤,恨这些漏洞百出的机器和被人抛弃的镇子和人类!


咒骂完了,他挫败地再一次发动汽车,向前开去,他只能继续向前开,看看会发生什么。


他感到隐隐的不安。雪越下越大,可是他的汽油只剩下三分之一了,不够他开上多久。如果再找不到加油站或是服务区,他们就会被困在大雪纷飞的公路上,介于开了这么久,他们一辆车都没有碰到,他们很可能会冻死在这里。


他在组织里干了这么多年刀口舔血的活儿,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死法。


正在这时,前面突然出现一闪的亮光,艾尔猛地踩下刹车,张大眼睛,发现那是一个褪色的路标,仿佛已经在公路边接受风吹雨打上百年了。


他开亮大灯,去照上面的字。路标是铁皮的,锈迹斑斑,艾尔凝神试图看清上面写着什么。


那标明前方有一条岔道,如果顺着它走过去,3公里的地方,会有一个叫黑树镇的地方。标志牌脏得惊人,被用红色油漆胡乱写了个几个字母,不过现在漆也剥落了,像干涸的血迹似的,也看不清写的是什么。


即使是上个世纪遗物,艾尔也决定要去看看,镇子如果没有废弃,他便可以找到些汽油,也许还有食物。


他冷得要死,油箱里的油已经过了报警线,除了够去看看有没有小镇,他不知道还能往哪去。


他转过身,准备发动汽车。这时,他发现斯科特从车里走了出来,在风雪中缩瑟着身体,但一脸震惊地看着上面的标牌。


艾尔没好气地说道,“回去坐好,博士,在外面你会冻死的。”


可是斯科特站着没动,他瞪着那个路标,似乎失去了语言的能力。


艾尔不耐烦地叫道,“斯科特博士?!”


斯科特转过头,瞪着他。在明亮的车灯下,他的眼睛呈现浅灰色,看不清内容,却有一种让人毛骨悚然地东西。像这漆黑荒凉路程上的一切,是一片说不清道不明的混沌。


“斯科特博士!”艾尔叫道,“请坐到车上来,我不希望你冻死。我们现在要去黑树镇,加一点油,弄点儿热的食物。你如果快点上车,我们就能快点儿到!”


“我们不能到那儿去!”斯科特叫道,神情慌乱而恐惧。他退了一步,试图远离那辆汽车。


艾尔咒骂一句,跳下车子,现在可是零下十几度,他可没空跟他玩捉迷藏游戏。他冲到斯科特跟前,把他用力推搡进车子的后座。


“进去!我不想让你冻死在这里!”他说,语气严厉,像体罚学生的老师。


斯科特拼命挣扎,可还被塞了进去,艾尔回到驾驶座,把四边的门都锁死,那个疯子斯科特用力扭动车门,想要离开。


艾尔放松身体,冷冷看着他,知道他不可能成功。


他说道,“别白费力气了,我不会让你离开这辆车。知道吗,资料上暗示你并没有全疯,所以一路上我相信你的判断力,但现在你失去这种信任了,我相信你是真疯了。老实坐着,不要逼我把你铐住。”


斯科特停下动作,看着他。显然他明白他威胁的意义。


“现在,我们有麻烦了。”艾尔说,“我的手机没电了,GPS坏了,汽油也快没了,我们还没找到一个加油站,我们恐怕要冻死在路边了。”


“我们有麻烦了。”斯科特说,盯着他看,那双灰色的眼睛让艾尔不舒服,太多的疯狂,毫无正常人类的意志。他重复艾尔的话,但艾尔却觉得他在说另一件事。


“我们有大麻烦了。”那疯子说。


“唔,也没那么大,”艾尔说,“镇子只有三公里,我们只要加上油,也许找个超市买些东西,给手机充下电,我们还是能在明天早上之前找到个地方睡一觉的。”


“那个镇子,”后座上的人说,根本没在听他说话,“非常,非常的危险。”


艾尔挑起眉毛,斯科特恳求地看着他,真难得,艾尔想,他第一次盯着我看,虽然那双眼睛像只呆在自己的世界里,难以交谈。


斯科特说道,“我们不能去黑树镇,那……那是个噩梦,我们必须离开,离得越远越好——”


他又去试图开车门,想要逃走,活像被绑架了似的。


“抱歉,我看你没明白我的话,我们现在没有选择权。”艾尔说,又看了眼汽油,指针的格数让他心烦意乱,在这样的地方,没有汽油意味着死亡。


“我知道你有些感应能力,”艾尔说,“你碰到物品,便能知道于此相关的记忆和情感,有时候你甚至不需要碰到,你只要看到……就好像刚才那样,我想你感觉到了什么,也许那镇子里有什么危险,也许那里有变态杀人狂或是邪教仪式什么的。但是我们没得选择,不去加油,我们就会冻死在路边。我们有枪,你犯不着这么——”


他停下来,觉得跟他说这么多纯粹是犯傻,斯科特还在不停地敲车窗和掰门把,这让他感到一阵烦躁。


他从口袋翻出手铐,一把拽住他的手腕,把他强行铐在上方的扶手上。斯科特拼命挣扎——看来吓坏了,这疯子——可是他的力气太小,必竟他是个在精神病院困了三十年的人。


“老老实实呆着。”艾尔命令,踩下油门,“我们先去找加油站,然后也许我会听你说说你看到了什么,也许不。”


斯科特在后面弄得手铐哗哗作响,“求您了,艾尔,我们不能去那里,那是个噩梦,里面的东西你根本难以想像——”


前面出现了一条岔道,路很窄,周围是一片不毛的荒地。艾尔把车子拐了上去。


后面的人没了动静,艾尔看看后视镜,那人蜷在一边,好像车门能保护他似的。他手还被铐着,手腕秀气白皙,身形单薄,这人在精神病院被凶残的酒鬼和护工们折磨了三十年,就算之前没疯,现在大概也疯了。


他一方面觉得自己不该这么粗暴对待这样的组织元老,一方面又为他神神叨叨的样子心烦。


他把声音放得缓和了一点,说道,“你听上去好像知道这个镇子?”


后面的疯子抬眼看看他,眼瞳里那片灰色狂乱而神秘。


他低声说道,“我们走错路了。”


艾尔叹了口气。“我未尝不是这么想的,两个小时前我们就该上高速了,现在应该加了满满的油,吃些热呼呼的食物,而不是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。但我一路都在看着,没有任何岔路,当这是条一直通下来的直路——”


“是我的关系。”后座的人说。


艾尔差点直接把车子停在路中间,从后座把他揪出来,用力晃他的脑袋,也许再在玻璃上砸两下,逼问他到底干了什么。他就知道,去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接个特殊能力者,绝对不会有好事。


他告诉自己要冷静,这是个快进棺材的感应能力者——艾尔觉得所有能力里,最烦人的就是这一种,但后来觉得他们每一种都烦人——怎么可能把车子带到一条不认识的路上去的。


他说道,“哦,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”


“因为我睡着了。”斯科特可怜巴巴地说。


艾尔努力试图把事情理清楚。“你睡着了?”他说,“这和我们迷路有什么关系吗?”


“我睡着了。”疯子重复,“我把你领到‘路径’上了。”


“路径?”艾尔说。


“我不该睡着的,”后座的人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发,“我不应该睡的,我以为路径已经关闭了,至少已经生锈了,不是轻易就能打开的,我太蠢了,那是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,路径永远会在那里,无论再过多久……”


“博士!”艾尔说,“你在说什么,解释一下!”


可是后座的人蜷在角落,喃喃自语,根本没听到他在说什么。


艾尔阴沉着脸,他感觉非常不好,觉得自己好像卷进了某些神秘和复杂的事里,而这是他绝对不想卷进去的。


他在组织里属于中上层管理人员,早年出过一阵子外勤,但没多久就回到了办公室,负责后勤管理。这是个和大公司高管差不多的工作,管理些订书机和便笺纸,还有些车子和私人飞机之类的事。——他会被调来做这个,只是因为事情简单,但安全权限很高而已。


而在这样的职位上,虽然主要是管理后备资源,他也确实能接触到些机密文件,他知道组织里在搞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。


有那么一次,他在一份半销毁文件里看过类似的话。上面写着“……就像钥匙,陈旧生锈,我们弃之不用,但……路径……”他没再继续看下去,那些过去水太深,他不想知道。


他感到头疼,他一点也不想扯进这些事里,他不喜欢超自然事件,他所做的事该和普通公司的高管差不多……不,一点也不一样,他骗谁呢。


“也许我该呆在精神病院,”后面的人继续喃喃自语,“那里很好,枯躁,冰冷,没什么东西转移我的注意力。我花了很长时间让自己只是自己,呆在正常的世界……但你的车里很暖和,医院总是很冷,我睡觉时,骨头都冻得疼。所以我睡着了,我做了个梦……我想我是太放松了……”


“真抱歉让你睡得这么好!”艾尔说。


“我记得黑林镇,”斯科特说,“一个怪物和噩梦的混合体。”


艾尔打了个哆嗦,这时,他看到了灯光。


三公里,他们已经到了。


 


前方光线来自一个昏黄的灯泡,它挂在张锈迹斑斑的牌子上,艾尔能看到上面写着“欢迎来到黑林镇”,牌子脏得要死,上面挂着堆干掉的动物内脏,流出的黑褐色液体涂到牌子上,那是血。他知道血和内脏是什么样子。


当然也有可能不是动物的。


他觉得自己想得太多,但打从离开精神病院,的确一切都不对劲儿。


他朝后面的人压低声音问道,“我们要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里?”


“得先找地方加油。”斯科特博士说。


艾尔瞪着他,对方眼神空茫地看着车外掠过的黑暗,那种黑没有一点光芒,彻底得像宇宙未诞生时的虚空。


“如果,如果只是在这里加一些油,不惹任何事,我们能顺顺当当离开吗?”艾尔说。


“不能。”斯科特说。


他低下头,又开始翻他的口袋,不知在捣鼓什么,斯科特看到他翻出那张旧车票,用不知哪里找出来的铅笔头比划什么。


前面的灯光越发明亮,看上去不像什么怪物的巢穴,就是个普通城镇。


什么东西从车外一闪而过,艾尔踩下刹车,凑到车窗边看了看,然后他翻出一个手电筒,跳下车,朝那个方向走过去。


“你要干嘛?”后座人紧张地问。


“我刚看到什么东西,”艾尔说,“好像是具尸体什么的……”


就在路边的浅沟里,他只能看到一小片皮肤,大部分被雪埋住了,但能隐约看到一点人形。他以前出过外勤,知道尸体是什么样子。


“别去。”后座的人说,听起来很害怕。


“用不了多久,我只是看一下。反正是具尸体,又不会跳起来咬我。”艾尔说,打开手电筒。两边都是黑黢黢的树林,让他的视野很小,理论上,大雪的天气光线总归会明亮一点的。可是这里,周围的土地似乎摆出了一副隐密阴沉的表情,像是想把什么埋在里面。


他深一脚浅一脚走过去,雪没过了小腿,看来很久没人打理过了。如果他不是开了辆功能强劲的越野车,恐怕也早卡在半路上动弹不得了。当初出门,谁能想到会用到车子的这种功能呢。


他听到身后车里传来的噪音,斯科特在敲玻璃。他听到他喊,但一个字也没听到他在说什么。


待走进了一点,他发现那确实是具尸体,露出的是小半片后背,还有半块头颅,没有头发。从雪的大小来看,它被丢在这里的时间并不太久。


他伸出手,把它翻过来。


他一时僵在那里,好一会儿动不了。


那并不是一个人类的脸,虽然它有着人形的身体,可它的整个脸上只有一张嘴,那是个空空的大洞,占据了整个面孔,从里面长出层层叠叠的尖牙,残存着些许血和肉沫。它的脖子上有个钢铁的项圈,整个身体已经冻硬。


它的身上有些细小的伤痕,可待仔细看,那并不是伤,而是还没有发育完成的嘴,在躯体上四散遍布着。


艾尔退了一步,坐在地上,他告诉自己这怪物已经死了,没什么需要害怕的,然后他站起来,深一脚浅一脚地冲过雪地,爬上汽车,把门摔上。


后座的人这会儿倒不吭声了,可怜巴巴地看着他。


艾尔狠狠在方向盘砸了一拳,然后转过头,瞪着后面的人,说道,“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,给我好好的说清楚!”


“那是某种基因被刻意变化过的人。”后座的人说,“唔,我不知道称为人合不合适,人的构成要件——”


“斯科特!”


“为了达到某些特定的目的,”斯科特接着说,“对人类做出的一些基因改造,科幻小说里有时提到,现实中我们也有人做类似的事,就好像我,我经过基因改造——”


“你说为了某些特定目的,”艾尔说,“什么目的?”


“就好像音乐盒,蛋糕,芭比玩偶,拳击节目,枪,刀子……”斯科特说,“为了方便,为了玩乐。”


艾尔瞪着他,后座上的人安静地回望,好像只是在说起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话题。


“玩乐?”艾尔说。


“那里有一些人,他们称自己为牧者。”斯科特说,“他们是镇子的主宰者,残酷的主宰者。”


“这到底是——什么地方!”艾尔说。


斯科特抬头看他,好像他的话很奇怪似的。“我们在路径里面,我已经说过了,我们有麻烦了。”他说,“我们开到了路径里,我们不该在这里的,这里很危险。”


“我看到很危险了,那个……路径,到底是什么?!”艾尔说。


斯科特张大眼睛看着他,眼瞳中一片空茫。“就是路径,”他说,“就是路径。”


然后他低下头,继续摆弄他那张纸,艾尔瞪着前方,城市的灯光隐隐可见,很有可能有汽油。他不能回头,那样他会冻死在路边,若是文明世界,他还可以一试,因为国道上总归会有一两辆车路过,可以借到汽油或是电话。可这里并不是文明世界,也不会有车路过,这里是……另一个地方。


他咬紧牙,发动引擎,朝着前方开过去。


他必须得朝前开,他没有别的路可走。


越是往前,雪便越发小了起来,最后只是些零散的碎屑,好像只有镇子外头会下雪似的。


接着他看到了镇子。那景象让他挺惊讶。

评论

热度(117)